来自山东山村的点木成金术

2018-05-12 08:18 来历: 我国文明报
调整字体

  我国文明报讯(文/影子)翩然起舞的手推燕车、栩栩如生的凹凸棒人、溜溜旋转的木陀螺、哗啦作响的木木棒……在很多人的幼年,这些质朴粗暴、被称为“耍货”的木旋乡土玩具是不可或缺的玩伴,它们曾随同着数代人的生长,浸透着祖祖辈辈幼年时代无量的趣味。这陈旧的“耍货”是怎样做出来的?又是怎样传承下来的?其背面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带着疑问,笔者来到“木旋玩具之乡”——山东省郯城市樊埝村,看望了郯城木旋玩具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樊继美。

  “耍货”的由来

  樊继美年近70岁,笔者跟从樊继美进入院内,几台木旋机床及各种机器占有了院内不少空间,随处可见堆得满满当当的原材料、半成品,还有满地的刨花皮和木屑。最大一间屋子算是拼装和彩绘车间,墙柜里、桌子上摆满各式木旋玩具,他们加工出产的木旋玩具已构成十大类、600多个花色种类,不只有传统产品哗啦木棒、虎头木棒、凹凸棒棒人、燕车、大刀、宝剑等样式,还有立异产品京剧脸谱、胡桃人、小火车、火箭、智力拼盘等,像乡村里的童话世界。

  樊继美手里拿着一件玩具叫“燕车”,“燕车”由小燕子和小木车上下两部分组成。小燕身子木制彩绘,燕翅用硬纸做成,小木车前端装有一个小扁鼓,后部有一个圆孔洞,孔洞里刺进长短适宜的木杆可以推动,奇妙地运用了力学传动原理。推动燕车后,小车轮的圆周直线运动转化为规律性的间歇传动,车轮便牵引燕子不停地煽动起双翅,车轴上三角木也拨动小鼓槌不住地敲起鼓来。“燕车”这样看似一般的木旋玩具包含着陈旧的文明内在,孩子在玩的进程中得到高兴,又得到有利的心智启蒙。

  “我制造木旋玩具所用的质料、东西都是自产、克己。”本来,每一件木旋玩具的制造进程都要通过备料、风干、下料、车型、披灰、砂光、彩绘(上色)、打眼和拼装9道工序。制造木旋玩具先要预备质料“刮树皮”,然后在旋床上先把木头旋成各种毛坯,做不同的木旋玩具有不同的毛坯,如做棒棒人就分为身子和头两部分,做燕车部件就比较多,车把车轮车板各是一部分。毛坯做好后,就开端上色彩,首先是打底,也叫“上粉子”,即在木头外表涂一层滑石粉跟水胶混合的粉子,这样做的意图是为了上色的时分能比较均匀,待晒干后再在上面上色彩。传统的木旋玩具常用的色彩为桃红、草绿、艳黄等美丽的色彩,依据不同类型玩具绘以各种花卉、动物等纹样,极具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包含着人们期望儿童天保九如、安全生长、吉利如意等夸姣的涵义。上好色彩后,再放到太阳下晒干,整个制造进程就完成了。

  樊埝村老演员们通过长期的实践与探究、细致入微的调查以及丰厚的幻想,不断对人物、动物的天然形体加以取舍、提炼、夸大、充分、变形等,最终将形体的各个部分归纳为圆形、半圆形、弧形、半弧形、球形、锥形等,然后加以组合,节奏感的加强和奇妙动态的捕捉成果了一件件绘声绘色、栩栩如生的木旋玩具。

  小小木旋玩具大有考究,樊继美说:“传统木旋玩具,按孩子年龄段的喜爱不同分为:3至18个月婴儿玩具、2至6岁幼儿玩具、6至15岁儿童玩具。”哗啦花棒合适婴儿;2至6岁的幼儿合适站人花车、虎头棒、凹凸棒棒人、燕车等;大花刀、红缨枪、龙泉宝剑等玩具针对6至15岁的儿童规划,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喜爱打架游玩或仿照英豪人物。木旋玩具不只规划风趣,并且蕴藏了丰厚的文明内在,玩具所体现的主题多与民间传说有关。

  “胡桃人”和“日本娃娃”的启示

  樊继美从六七岁时便跟着爷爷、父亲学做木旋玩具,从事这一行已近60年。1977年,樊继美从部队退伍回到村里后,又重操玩具制造的旧业。其时樊埝村制造木旋玩具都是家庭式手工作坊,樊继美想把村里的玩具工业做大,他深知,木旋玩具制造技艺有必要习气商场进行改造,扩展出产种类才干迎来木旋玩具的春天。1985年,由樊继美牵头,樊埝村成立了木旋制品研讨开发中心,专门研发木旋制品。随后,樊继美担任乡工艺礼品厂(以下简称“工艺厂”)厂长。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樊继美的带领下,工艺礼品厂展开了一次以引入新技能为主的出产东西的革新,木旋玩具制造的首要东西是旋床,开端的旋床是祖辈依据木匠用的手拉钻的原理制造的脚蹬旋床,他测验装置电机,将旋床悉数改造为工业用铁制机械车床,由此,出产功率得到进步。一同,樊继美发现本来运用的颜料质量太差,并且拿在手里把玩时色彩会粘在手上,通过试验,他挑选用油漆来上色,这样色彩既亮丽又不会掉色,保存时刻也长。

  1987年,美国一家工艺品公司送来一件“胡桃武士”样品,樊继美连夜攻关,做出一个中西合璧的木旋“胡桃人”,客商十分满足,大批订单随之而来。樊继美带领工艺厂满负荷开工,还把村里一切做玩具的人家都安排起来,各家各户流水作业,第二年村里就用挣来的钱翻修了校园、盖起了新房。郯城木旋玩具的名望越传越远,在1989年的我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上,一位美国客商一次性下了300万元的订单,尔后,常常有国内外客户拿着样本到工艺厂里加工,产品远销日本、德国、美国等10多个国家。木旋玩具出产由此进入鼎盛期。

  但是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跟着电动玩具进入商场,郯城木旋玩具受到冲击,商场严峻萎缩,工艺厂逐渐走入窘境,樊继美无法离开了工艺厂。回家后,樊继美又开端在家里准备出产木旋玩具,“祖辈传下来的手工不能毁在咱们这一代人手里,有必要改善技能、立异种类,让木旋玩具从头回到商场。”

  2002年6月的一天,一个生意人要做500个木制日本娃娃,每个日本娃娃的加工费是6元,这关于曩昔一个玩具最多能赚块儿八毛的樊埝村乡民来说是个好机会,但村里却没人敢接活,由于日本娃娃谁也没做过,樊继美接下了这笔单子。这笔订单完成后,但樊继美的思路打开了,“这些东西,已然在国外有商场,是不是意味着在国内也可以做?”樊继美便做了3000个日本娃娃拿到商场去卖,成果买的人屈指可数。本来日本娃娃是日本女儿节的吉利物品,一般是灰色,但灰色并不契合我国人的审美习气。樊继美开端逛集市、进商场、去旅行景区,总算想出了好办法。“咱们我国人喜爱喜庆的色彩,我在色彩上进行改造,又给每个娃娃加了我国结。”改造后的玩具在旅行景点卖得十分好,他依据这个原型又立异了几十个种类,都十分热销。

  “守演员”的春天

  2009年,木旋玩具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明遗产维护项目, 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当年,山东省安排非物质文明遗产传承人赴我国台湾进行文明交流,在展览会上,樊继美偶遇了一位原籍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的老兵,白叟看到樊继美带去的郯城木旋玩具后悲喜交加,“这便是我小时分玩过的玩具,太亲热了!”尔后几天,白叟天天来看樊继美的展品,不时叨念碾子、石磨等儿时回忆中的一些物件,这让樊继美感慨万千,怀旧产品在商场上仍是一片空白。所以,樊埝村人参照沂蒙山区的生活方式规划了微缩的耕具模型,这一构思做出的玩具又在商场上火了一把。在樊继美的带领下,600多户乡民家家都有立异产品,樊埝村靠着立异产品,使郯城木旋玩具这个行将消失的工业又红火了起来。

  为了传承这门陈旧的手工,樊继美在村里创办了郯城木旋玩具传习所,带领樊埝村的演员们活跃传承和开展木旋玩具技艺,并不断开发新种类。樊继美创造的《西游记系列》《民间人物系列》等玩具著作不但在全国非物质文明遗产展赛中获奖,还被我国美术馆、宋庆龄基金会、台湾中华艺术馆等单位保藏。山东修建大学还特聘樊继美为客座教授,使该非遗项目走进大校园园。郯城木旋玩具的路子越走越宽,他们不只坚守住郯城木旋玩具的传统文明根基,又赋予郯城木旋玩具新的文明内在,使得郯城木旋玩具得到更好的传承并走向世界商场。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威廉希尔网
共享到: 0

相关阅览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行芳华